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高层视点
高层视点
王乃祥:金融资产进场产权市场发挥联动效应
【发布时间:2010-3-12 10:28:51【阅读:5107次】关 闭

   编者按:2009年对于产权市场的金融资产交易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一年,3月17日《金融类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54号文)发布,明确指出非上市金融类企业国有产权的转让应当进场。12月27日,财政部下发关于贯彻落实54号文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各地方金融资产主管部门和各大金融企业要制定所管金融资产转让的实施办法,还提出要制定统一的金融企业产权交易操作规则。

  创建于2003年的北京产权交易所金融资产超市一直在业界享有盛名,其三大业务金融国资、不良资产、并购贷款等业务由小到大,实现连年跳跃式发展,基本涵盖了当前产权市场金融资产业务的全部,而在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同时,他们还多次参与了国家相关部门金融资产政策的征询。

  近日,中国产权市场探索发现采访报道组专访了北京产权交易所业务总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主任王乃祥,就北交所金融资产进场处置的经验和当前的政策背景进行了深入的对话。

  2009年是金融资产处置相对低潮的一年

  “截止2009年,北交所金融资产交易总额达到3300亿,2009年度较2008年增长了10%,与前几年的高速发展相比, 我认为2009年是金融资产交易相对低潮的一年”,王乃祥介绍说。

  采访报道组了解到,2003年北交所在金融资产进场交易上先行一步,搭建起以北京为中心,进而辐射全国的 “中国金融资产超市”,七年来在同行业中一直占据市场的最大份额。

  据王乃祥介绍,经过多年经营,北交所金融资产由原来不良资产处置一条业务线发展到中央管理的国有及国有控股金融企业产权转让、地方管理的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转让、金融不良资产交易、并购贷款等多条业务线。

  “可以说,从2003年到2008年北交所的金融资产业务是逐年跳跃式发展的,以不良资产处置为先机,打造了金融国资、不良资产、并购贷款多条业务线,开创了自己的品牌和专业的人才团队。”

  王乃祥指出,虽然2009年相对于往年的增长率是低潮的一年,但是北交所金融资产业务仍然占到同行业市场份额的80%,2009年的业绩不理想主要是受外部大环境的影响。

  “首先,2008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的《海南纪要》对国资投资人进行政策性的倾斜,国资投资人对不良资产具有优先购买权,在当时外资、民资、国资投资人三分天下的背景下,使得重点投资人的数量减少,对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影响很大。”

  王乃祥所指的《海南纪要》是2008年l O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海南省海口市召开全国法院审理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所形成的工作纪要。

  纪要中规定为了防止在通过债权转让方式处置不良债权过程中发生国有资产流失,“相关地方人民政府或者代表本级人民政府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部门或者持有国有企业债务人国有资本的集团公司可以对不良债权行使优先购买权”。

  “纪要出来之后,产权交易所出于日后变现有利的考虑,开始更多选择与原债务人的国资企业进行合作,由于重点投资人的数量减少,使得场内场外的成交量下降”,王乃祥介绍说。

  “第二点就是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投资机构纷纷握紧钱袋持观望态度;即使之前购买了资产包的投资机构,由于标的企业的利润下降,它的分红受到影响,积极性也不高。”

  王乃祥指出,除了以上两点,金融资产总量少、不良率低和同业竞争也是低潮的重要原因。

  “54号令出台之后并没有出现金融资产业务批量出现的现象,这个结果是符合我们的最初预计的。首先金融资产的存量不像经营类企业国有资产那么多,而且金融资产的不良率低,在40万亿的金融资产里不合规、非主业等需要进场转让的资产量有限;其次,金融机构对54号令需要有一个消化理解的过程,对资产进行清理划分、制定进场处置的计划也需要时间。”

  同时,他还指出,随着金融资产处置政策的明确和相关业务的日渐活跃,各地产权机构都来切分这个蛋糕。“原来蛋糕本身就这么大,分的人多了,交易额自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原来北交所不良资产处置的市场份额占到90%到95%,现在虽然下降了一些,也占到80%”。

  54号文为产权市场带来新机会

  2009年产权市场金融资产交易的政策环境发生重大变化,3月17日《金融类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54号文)出台,明确指出非上市金融类企业国有产权的转让应当进场。

  据王乃祥介绍,所谓非上市金融类企业国有产权可以分为股权、债权和实物三大类。目前,非上市金融资产主要是集中在资产管理公司、银行、证券、保险和金融控股等公司。

  股权又分为三类,一是计划经济时代银行的对外投资;二是银行下面的服务机构对外投资形成的股权,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产”;三是1999年四大资产公司债转股形成的金融资产,“这部分资产占据的数量最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存量资产大约有1000多亿”。

  而不良债权主要集中在信达、东方、长城、华融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前后大致分三批进行剥离。

  第一批是1999年1.4万亿的政策性剥离。1999年4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第一家经营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在北京成立。作为先行试点,信达运作短短6个月之后,另外3家资产公司——东方、长城、华融相继诞生。按照规定,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对口集中管理和处置从建行、中行、农行和工行4家国有银行剥离的共计1.4万亿元金融不良资产。

  第二批是2004年6月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在上市之前以资产包的形式剥离2787亿元不良资产。当时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以竞价的方式获得该资产包,3年支付给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总共约900亿元资金,不良资产的回收率超过30%。

  第三批是2005年6月,工商银行上市之前将4600亿元可疑类贷款捆绑成35个不良资产包,向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公开招标。最终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成为最大赢家,拿下了全部不良资产包中的17个,债权金额在2000亿元左右。

  实物是指过去在资产包中的,以债权形式体现的资产或者是抵债资产,这些资产一部分集中在资产管理公司,一部分集中在银行。

  “54号文的出台对产权市场是重大利好消息,虽然54号文出台后金融资产业务没有出现井喷现象,但是利好作用将随着时间逐渐显现出来”,王乃祥指出。

  王乃祥告诉采访报道组,目前产权市场交易的金融类资产分为两类,一类是标的持有方是金融类企业;另外一类是标的本身属于金融资产,而标的持有方所属行业比较多样化。

  “54号文所指的非上市金融企业是针对转让方而言的,即标的持有方是金融类企业;非金融类企业中手中的金融类抵权资产如果愿意进场交易,那也将实现双赢的效果;如果在海外上市的金融类企业投资形成的产权原则上也应该进场交易,但是本着便利、快捷、减少成本的原则,在海外直接进行处置也是可以的。”

      而去年12月27日,财政部下发关于贯彻落实54号文有关事项的通知,54号文得到进一步的细化,要求各地区要制定所管金融资产转让的实施办法,要求各中央金融企业要制定管理办法和工作程序,并且要落实职责到人。

  “这对促进金融资产进场交易是个非常切实的促进,是落实54号文的重要规定”。

  王乃祥还透露,目前财政部正在牵头制定统一的金融企业产权交易操作规则,充分考虑资产转让的各个角度,加强对金融资产进场交易的监管。

  发挥联动效应 实现效益最大化

  在交易平台的选择上,54号文规定非上市企业国有产权的转让应当在依法设立的省级以上(含省级)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不受地区、行业、出资或者隶属关系的限制。

  “除了京津沪渝四个交易平台,各省也会选出一到两家省级交易机构作为金融资产进场交易平台,这时候就出现一个平台选择的问题”,王乃祥说。

  “在平台的选择上很可能会面临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一些地方政府可能会出台一些政策要求当地的金融资产必须进本地的产权交易机构,而这是与实现利益最大化相违背的,所以应当非常慎重。”

  王乃祥表示,北交所希望与各地的产权交易机构合作,发挥联动效应,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比如一个企业的总部在北京,但是资产遍布全国各地,假设在贵州有金融资产需要处置,北交所可以与贵州当地的产权机构合作,他们了解标的和当地投资人情况,北交所在投资人推荐、信息发布等方面更具优势,二者联动起来整合资源,将实现效益的倍增。”

  王乃祥告诉采访报道组,北交所拥有七年运作金融资产的经验,积累了丰富的市场资源,其中金融资产的有效投资机构不低于3000家,而北交所的品牌优势和专业的运作团队更是很多投资人看重的。

  “在不良资产处置方面,我们结合会员机构资源能够为转让方提供法律、评估、审核、竞价等一条龙服务,比转让方分别找相应的服务机构大大节约了成本;北交所广泛的信息渠道,能够有效实现信息广泛、公开地传播,征集更多的投资人,发现市场价值,实现处置高效和收益最大化。”

  王乃祥介绍说,我们还对投资人需求偏好进行了细致的分类,有的投资人对地域、行业、资产类型、标的价格等有所选择,“同时由于金融类资产各种各样,各自行业的大环境对其有一定影响,所以标的挂牌和投资人推荐的时机把握也要拿捏的恰到好处,这样才有可能卖出好价格”。

  并购贷款、并购融资、项目融资是北交所在2009年重点打造的另一项重要业务。“北交所的并购贷款业务主要集中在水务、矿山、基础设施建设等关系国计民生和投资人热衷的领域,交易所能够为银行和并购方提供双向服务,发挥贷前的桥梁作用、贷中的防火墙作用和贷后的绿色通道作用,目前这一理念已经为银行、并购双方所接受。”

  据他介绍,北交所的并购贷款业务发展迅猛,目前与北交所签订合作协议的银行超过10家,几乎涵盖所有符合发放并购贷款条件的银行。

  北交所在金融资产交易方面的先行者角色让他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新的市场环境下也占领着制高点,同时,他们也成为其他产权交易机构学习和取经的对象。

  “54号文出台之后,包括内蒙古、广州等地的多家产权交易机构先后到北交所交流参观,还有一些地方交易机构联系北交所,主动提出在金融资产进场交易方面开展合作。我们也非常愿意与同业机构合作,发挥各自优势,为金融机构处置资产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

  王乃祥指出,54号令为金融资产进场交易提供了政策依据,产权机构不仅要抓住机遇,争取进入财政部各省金融资产交易机构备选名单,同时也要练好内功,能够做好这一业务。并且要防止由于产权交易机构之间的无序竞争导致的诸多问题。

  “产权交易机构之间打价格战只能使多方利益受损,而损失最大的首先是转让方,因为转让方的根本利益在于实现资产在市场上最优化的处置,如果选择的产权机构不能提供足够的信息和有效的服务来实现资产增值,那将得不偿失,其次也损害了产权市场多年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

  对于2010年的业务前景,王乃祥认为2010年将会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但肯定会好过2009年。“2010年1月份北交所已经完成了几个金融股权的大单,实现了开门红。”

  他还透露,目前他们还有几个个包括上百项股权和债权的大资产包,北交所将和会员一道提供法律、评估、审计等一揽子服务,项目将在近期陆续挂出。同时也在推进几个较大量级的金融股权和并购融资项目,充分发挥产权市场的综合效应。(文/王烨)

                                                                                      来源:2010年03月12日  新浪产权

                                                                                                    上传人:LJQ

关 闭